能做梦说明我是终于有睡饱了……

6-14 中

预兆

我在一个广场上,一些人就站在其中,广场中间有一个大号喷泉。
我跟着某个人去见……某个人……那个人一见我就立马用手搓着我的脸,我回应了几句,期间他嘴里漏出了几句中文。我问到,你懂中文?
他回应道:“我爷爷后半辈子在太原生活。”
然后他又仔细端详着我的脸,我说:“看相不应该是南方盛行的东西吗?”,他只打了个哈哈就应付过去了。看完相后,他拉着我走起了步伐,不像跳舞,像是……禹步?但是我还是有时像跳舞一样被他一手用手拉着。结束后,他大声疾呼:“大干旱,大旱灾之象啊!”,然后就跑开了。
我只觉得他的语言有点神经,八亿年之久的大干旱?比几百万年的卡尼期洪积事件还要离谱哩,望着广场喷涌的喷泉,我这样想到……

干旱来临

随后就是旱灾来临了,倒是都是躺下的人,可能还有几个还能哀嚎,其他人已经毫无动静了……广场中间的喷泉早已干涸,或许只有中间的泥土还保有几丝湿润。喷泉中躺倒着一人,我望向他,就似乎看到了当时的景象——别死在喷泉里!会污染的!会污染的!滚出去……
我只想找到那个预言家,他去哪儿了?

幕后

巨大的六角形机器浮在空中,然后一道细小的白光闪了出去,打向不远处的另一个六角形,但是一道强光爆发出来,把白光弹回了原六角形处……
一个类似控制式的地方……屏幕亮了起来。
“我们已知晓你所做的破坏活动!还接连破坏了七个地区……严惩……”
然后似乎被某人关掉了,那人连线上了另外一个人,另一个人似乎类似鳄鱼,但是脸确有像阶梯状,非常古怪。控制室内的人叫鳄鱼人把身份信息发过来好进行伪装,说是要这样才能糊弄过那些追查过来的人,看起来那鳄鱼人是什么纳税大户吗?

评论

⬆︎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