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之,刚才,搞了个什么入党积极分子评选班会,上面还钦定划了指标,要占到全班的2/3,emmmmmm,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奇怪的要求,而且,过程也是极尽其繁琐,清规戒律也是多如牛毛,什么什么不能提前离场啦,要不就算作废,什么什么填报要求啦,BALABALA的——不过,与我何干?反正我还没成年,入不了党,我也一直在用阅读器在美滋滋看着书,看得是克苏鲁的时光魅影,剧情走向到到是在我预料之中,这可能是我被现在发达的文化产业荼毒的结果吧,不过能在30年代就写出这种作品,爱手艺(H.P.LoveCraft)当真是大神了。

然后也是说到今天刚到货的新设备——iReader Light版,或者说,穷人版,屏幕相比以前的那个显得比较小巧,不过我倒是蛮喜欢的,在手上把玩到不显累(相比以前那个)还有就是切换背光灯的按键被砍掉了,恩,省成本后果吗?硬件方面我到满意,不过赠品方面就不得不让我说出一句“辣鸡坑阅”了,以前本来的代金券是直接附送的,卡片样子还做的挺漂亮的,结果现在却是要微博分享才行——而且每个星期才抽5位。。。不过,這阅读器的拆箱也是让我想起了在四中的时光呀。。。记得当初上面附赠的书好像有一本走进非洲来着呢。

早上因为是三四节才有课,所以一口气睡到了九点,所以做的梦也比较长——情节也是比较荒诞离奇(即使在我做过的梦里来算),感觉大有东西可挖,不过现在才写出来,估计会缺失很多细节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一座大厦——外观似乎没什么,里面倒是没什么,然后就是没什么来由的我在里面,似乎我是一名看客,里面发生什么事都与我无关,然后目标就是往上走,但这个大厦,气氛有点压抑,发生了很多奇怪而又可怖的事,但是我还是往上走,其中记得比较清楚的是楼梯上的场景,一张铁丝网还有后面类似行李箱堆的东西?不过,往上走的不止我一个,还有其他人拼命得往上走,毕竟,这个大厦很恐怖,不过,我并没有强烈的感觉,还跟旁边的一个人说着,你想(离开这大厦?)的话。

然后场景变换——大概是变了好多,其中我醒了几分钟,还听到一个舍友要出去,其他舍友要他帮忙带早餐的声音,不过因为我想赖床就继续睡了下去——然后我在一个走廊里,旁边是一个房间门,门里边——是一个妇女和一些人,他们。。。似乎就像是在地狱里边?不停的重复自己的死法?妇女拿着一把刀往自己的腹部割去,然后循环往复——其他人好像也是一样的,我在走廊旁,似乎是不能动得样子,不过,我就是看着——并没有情绪起伏。。。

“呐,逃脱这里的诀窍——”一个人,就是之前我帮助的那个人,不知怎么的,呈坐姿出现在了我的差不多肩上(?)的地方,然后,我似乎又能动了,于是又一同前往更高层——

似乎场景错乱了(梦系统的运作总是稍显“凌乱”的)似乎又有一些在下层的故事,然后什么一个在顶层的我发现有一个很重要的事要做(找人?),打开门就急急忙忙往下走了——之后就是带人来到上层,然后一个人挡在了我们面前(这可能也是我),然后对面的将一些抛射物扔向了我,看起来是开打了——然后我伸出手,将最前面的抛射物阻住,将其勾划成一椭圆形挡住了后面的抛射物(感觉像是修仙文斗法一样)

后面就没什么了,其中梦中出现了多个我,感觉像是本我,自我,超我一样?还有好多细节也待考证,不过那个”地狱“房间肯定代表着什么负能量吧,不过,这次终于不是以丧尸的形式了,终于有点新花样了诶。

如不想授权 Giscus 应用,也可以点击下方左上角数字直接跳转到 Github Discussions 进行评论。
⬆︎TOP